《人民日報》深度報道:從認證產業看實體經濟新潛力

2019-01-30 14:35:49 系統管理員

《人民日報》深度報道:從認證產業看實體經濟新潛力

   ■目前我國認證產業能滿足中高端質量需求的服務項目仍然較少,一些高端認證起步較晚,與市場需求、國外機構的差距還比較大 

  ■認證機構要抓住標準化和檢測能力兩個基點,加強能力建設,提高自身水平 

  “逐步發展高端認證”“開發更多的自愿性認證服務”“發力產品認證”……經歷數年快速發展的認證行業正提出不一樣的發展目標。 

  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制造業正處在爬坡過坎的時期,對認證產業提出了更加迫切的新要求。 

  作為高技術性服務業,認證產業與制造業能產生怎樣的“化學反應”?在制造業走向中高端的過程中又能發揮怎樣的作用? 

  市場出現新機遇 

  制造業邁向中高端,涌現研發檢測、產品認證等新需求 

  手握研發新品,市場不知、不曉怎么辦? 

  上門推銷?免費試用?做廣告? 

  可對于工業品,銷售對象為下游企業,營銷效果欠佳,是否有辦法一舉獲得信任,取得認可? 認證! 

  “幾年前,國內充電纜生產企業紛紛瞄準新能源車這一新興的大市場,可苦于口說無憑,難以自證實力,于是不少企業主動找到我們,希望能研發一套認證標準,證明其充電纜的安全性。”中國質量認證中心(簡稱CQC)有關負責人介紹,當時充電安全雖已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在標準領域卻是空白,不僅國家標準尚未出臺,行業標準、團體標準也處于欠缺狀態。 

  于是,自2015年開始,中國質量認證中心聯合德凱集團(簡稱DEKRA)共同推出了一系列充電電纜及高壓線束標準,并提供相應認證服務。“我們推出了聯合檢測服務,一次檢測,企業能同時獲得CQC和DEKRA的證書,一份用于開拓國內市場,一份用于開拓歐洲市場。”該負責人說,截至目前,聯合檢測已服務了100多家企業,幫助其“開疆拓土”。 

  “對于新產品,特別是一些顛覆性的創新產品,我們尤其需要第三方機構來幫我們把把關、挑挑錯,借助第三方機構的公信力來打開市場。”廣州某智能機器人制造企業負責人說。 

  對認證機構來說,此類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認證可讓認證機構免于低價競爭,獲取可觀的利潤。 

  “認證機構最理想的狀態是從研發階段即參與企業創新,為企業提供研發檢測;待產品相對成熟時,可發布相應的標準,提供產品認證服務;市場成熟后,若須進行強制性認證,可再提供強制性認證服務。”德凱集團東亞南亞區規劃發展部總監周旋說。 

  周旋分析,認證機構全生命周期參與產品培育,有兩大好處。一方面,從頭參與,認證機構對于技術、產品能有更好的理解,更有利于研發出受行業認可的標準,而一個經受市場考驗、認可度高的標準被國家標準采納的可能性更高,從而提升了機構認證服務的競爭力。另一方面,全生命周期參與,也讓認證機構能充分賺取從藍海到紅海的全周期利潤。 

  “在發達國家,大企業往往會邀請認證機構參與尖端研發,讓認證機構從第三方的角度幫忙‘挑刺’,同時也利用第三方機構全面接觸各類前沿技術的優勢,幫助企業調整、優化產品。”周旋說。 

  “目前我國認證產業能滿足中高端質量需求的服務項目仍然較少,一些高端認證起步較晚,與市場需求、國外機構的差距還比較大。”中標合信(北京)認證有限公司總經理李鐵男說。 

  供給能力跟不上 

  創新動力不足、自身能力不夠,認證機構高端認證開發滯后 

  面對前景廣闊、利潤可觀的市場機遇,一些認證機構為何沒能跟上制造業的步伐做大做強呢? 

  ——有認證機構主觀能動性差的因素。不少專家坦言,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內,市場大、機構少的情形讓不少機構過慣了開張即可賺錢的日子,缺乏創新、進取的動力。以機動車整車強制性認證為例,面對中國龐大的機動車市場,全國僅有3家機構擁有實施該強制性認證的資質。 

  ——有客觀能力不足的因素。其一,國外的認證機構大多是依托標準、檢測技術資源而發展壯大的,相對而言,我國的一些認證機構缺少標準化和檢測方面的專業背景,因此開發高端認證的能力較為欠缺。 

  其二,經驗積累欠缺。周旋介紹,在機動車領域,作為一家德國企業,德凱擁有逾90年的檢測經驗。“而縱觀中國認證產業的發展,只有短短30多年的歷史,2002年前,整個認證產業還處于借鑒、培育階段,認證機構對認證或者所屬行業的認識、積累還遠遠不夠。”李鐵男說。 

  其三,技術投入不足。一些認證機構往往缺乏創新和技術儲備的意識,技術投入少。業內專家表示,過去一些企業對認證的作用理解不夠,要么是為了滿足有關要求不得已參與認證活動,如強制性認證,或是為了招投標而進行的ISO9000質量管理體系認證;要么是以拿到認證證書為一項榮譽而實施認證,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認證機構對技術投入的積極性。 

  這樣一來,就導致我國形成了以滿足安全底線要求為主的供給結構,能實現“拉高線”功能的認證供給較少,整體供給質量不高。 

  當然,良好的改變也正在發生。近兩年,隨著我國認證市場準入的逐漸放開,競爭逐步加劇,在一些較為同質化的認證服務領域甚至出現了低價競爭的局面。這讓不少認證企業開始尋求突破。 

  截至2018年底,認證行業共有有效自愿性認證證書129.4萬張。其中,管理體系認證證書98.33萬張,服務認證頒發證書1.25萬張,自愿性工業產品認證證書24.17萬張。 

  “尤其是制造業,已成為認證行業發力的集中點,例如近年來,行業先后推出了北斗導航系統的檢驗檢測認證體系,保障北斗系統產品的安全性;推出了城軌認證制度,助推高鐵‘走出去’;推出了航空領域的質量管理體系認證,用于大飛機項目的質量管理。”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認證監管司司長劉衛軍說,當然,我國的自愿性認證尤其是產品認證市場潛力巨大,亟待開發。 

  苦練內功補短板 

  認證行業要發展,離不開與制造業間的良性互動 

  面對機遇,正視不足、補齊短板是正道。“認證機構要抓住標準化和檢測能力兩個基點,加強能力建設,提高自身水平。”李鐵男說。 

  認證的依據是標準,無標準則無認證。所謂標準化能力指的是標準研發、制定的能力。只有擁有標準化能力,認證機構才可能研發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認證服務,才能真正服務好制造業。檢測能力,則包括實驗室的水平,以及對檢測方法、程序的開發能力。 

  李鐵男表示,要增強機構的標準化能力,關鍵在人,各機構亟須搭建起一支既懂標準制定,又懂行業的隊伍。要增強檢測能力,除了設備的投入,也離不開人才。如何吸引、穩定一支合格的認證隊伍,是認證機構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其次,就是技術的積累。發展到現階段,認證已不再是大家想象中以人工為主的工作方式。周旋介紹,德凱在對發電機進行檢修試驗時,已不再采用停機、將發電機轉子抽出檢測的方式,而是使用一個不到2厘米厚的小機器人,可以直接鉆入發電機組內部,利用自身配備的高清攝像頭和敲擊錘、感應線圈,一次性完成所有檢測項目。“更重要的是,該機器人是由德凱利用自身的技術儲備,完全自主研發的。” 

  而想要在短時間內完成技術的積累,并購不失為一個不錯的方式。有專家表示,每當國外的認證機構進入一個新的領域,為了彌補自身在該領域的技術差距,往往會收購該領域的相關公司,再結合自身的檢測經驗,從而在短時間內研發出具備競爭力的服務產品。 

  “需要強調的是,認證行業要發展,離不開與制造業間的良性互動。”李鐵男說,好的認證服務能幫助制造業加速邁向中高端,而好的認證服務的推廣也離不開制造業的支持。 

  李鐵男舉例說,雨林聯盟認證之所以能成為最受認可的國際可持續農業認證制度之一,就得益于聯合利華、宜家、都樂等企業對其采購的茶葉、咖啡、巧克力等提出了雨林聯盟認證要求,從而幫助雨林聯盟認證迅速推廣。 

  目前,不少國內的大企業也已開始行動,采取第三方認證的方式來進行供應商品質管控,實現與認證機構間的良性互動。 

  此外,社會信用環境的影響也不可小覷。“認證是基于社會信用與市場經濟,由市場自主選擇發展起來的技術服務產業。對認證企業而言,競爭力的高下取決于其認證公信力,即社會對其認證的認可度。隨著我國社會信用體系的逐步完善,認證機構公信力的構建及發展會越來越好。”天津華誠認證總經理鄭元輝說。

來源:《人民日報》